旅行

我在早晨为爱写下了温暖
于是我开始去旅行
我渴望自己捂了整整一夜的爱情
到了傍晚时还有我的体温

我也把诺言刻成自己的名字
温暖就是自言自语
可是
我每向旅途跨越一步
我的忧郁就会加深一点

我的旅行其实只经过了冬天
还有一个名字写在了春天的灵柩中
我听见了呼唤我的声音
就如同招魂的长幡一般
悠长、哀怨
我不能为寒风吊唁
我只为这种缠绵悱恻的诱惑祈祷
我正是因为听见了这种温暖的靡靡之音
才如此艰涩地去旅行呀!

每一次的旅者都是我
我的行囊里只装了狂乱的心跳
我也必须早晨出发
然后黄昏了再次回到起点

唉!
每一天我都是从一个失落的地方
拾着自己的脚步声回来
当我重新抚摸自己的爱情时
她却早已经冰冷了